當前位置:
首頁
>
農業特色
>
生態旅游
>
文化古跡

走進會澤:石城?街道?小巷

發布時間:2019-10-17 10:43:11   來源:會澤萬事通   作者:陳晉   閱讀:(765)  
分享到: 0

石城?街道?小巷


我時常生活在古城的記憶里,因為身邊總是有那么幾個文化學者,不知疲倦地講述著那早已不存在的城池。
當年東川知府崔乃鏞耗銀數萬兩構筑了會澤石城,原本以為固若金湯,不料僅矗立了224年,歷史為我們留下了幾多遺憾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109.jpg
清雍正三年(1725年),崔乃鏞調任尋甸州知州,在任期間,上書陳述將東川府由四川改隸云南的諸多好處。雍正四年(1726年)清政府下令將東川府劃屬云南。雍正八年(1730年)底,崔乃鏞被任命為東川府知府。臨上任前,云貴廣西總督鄂爾泰問他:“東川屢次動亂,你去后如何治理?”崔乃鏞說,東川是彝族聚居之地,改土歸流后,彝漢團結,才能長治久安;東川一地田畝不清,賦稅不均,亟需清理調整。鄂爾泰十分欣賞他的見解,并指示:“東川土城,城高不滿六尺,如發生大的戰亂,難以防守,要審時度勢,進行修建。”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117.jpg
崔乃鏞字伯璈,陜西同官人,進士出身。他走馬上任后,為改變會澤縣城環土為城、城墻低矮、難經風雨的現狀,實地踏勘、規劃并上奏朝廷,建議修筑石城。獲準后,他立即從云南各地招募大批能工巧匠,用五面石支砌,建造會澤石城,共出工42萬余個,耗銀3萬余兩,于雍正十年(1732年)十月竣工,歷時一年半。石城呈長方形 ,方圓三里 ,分為內城和外郭兩部分,東西南北分別修建了四座城樓,其后又相繼引水入城,造塔添景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203.jpg
會澤石城建成后,崔乃鏞撰寫了《創建東川府石城記》,云貴廣西總督鄂爾泰則作了《題東川城門說》,認為東川府治,東界威寧,西距建昌,南通尋甸,北連烏蒙(昭通),故東門曰“綏寧”,西門曰“豐昌”,南門曰“藩甸”,北門曰“羅鳥”。正所謂“取以名四門,則用綏威寧,校豐建昌,作尋甸之屏藩,為烏蒙之羅網意也”。鄂爾泰所題寫樓名用典豐富,寓意深邃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210.jpg

   石城壯麗,時任云南巡撫的張允隨亦感嘆道:“壯哉是城,南倚靈璧、北臨蔓海,東跨云弄,西北控金沙,具江山之勝。”然造化弄人,石城建成僅一年后,東川府發生強烈地震,震級為7.5級,會澤石城嚴重受損,其后幾經修復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310.jpg
東川知府崔乃鏞建成會澤石城,為其后乾、嘉兩朝會澤銅商文化的發育與興旺做了形制上的歸置與鋪排。
乾隆初葉,會澤石城已形成十八條街巷的格局。以十字街為中心,向四周延伸的東西直街和南北直街是主要的商業區。玉花樓、 大雅樓、月星樓、望雅樓等高樓林立,酒簾飄飄,茶香怡人;“福昌祥”“榮興號”“溯源堂”“中和堂”等店鋪興隆,名噪一時;花生行、米行、油行等開門揖客,一應俱全;米市街、義倉街、賣魚街等,吆喝聲此起彼伏,不絕于耳。無數的小商小販,在老街兩邊各據一攤,各色小吃琳瑯滿目。街上人流不斷、商賈絡繹、南腔北調、南來北往。可謂“五方雜聚,百物競流,商賈輻輳,酒旗茶旌,輝映相望”,“儼然一都市”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350.jpg
其時會澤,車如流水,馬似游龍,商行鱗次櫛比,會館星羅棋布,繁盛至極,時人稱之為“滇省一大都會”,儼然一幅清朝版的《清明上河圖》。
1956年,擴修街道,會澤石城部分被拆除,其后10年,全部拆除,蕩然無存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448.jpg
“斷碣殘碑,都付與蒼煙落照”。
一旦殘缺,便令人扼腕;一旦逝去,便永遠無法追回。今天依稀可辨的殘跡記載著一個時代的無知與無奈。
我時常行走在古城的老街上,哪怕是一點點變化,總是修改著我的記憶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518.jpg
腳下的會澤古城,一個整齊的長方形,由東川府舊城演變而來。街道布局依稀保持著明清時期的外觀風韻。古城以東、西、南、北四門對應的中軸線為經緯,建成“十”字形的街道,稱東西街、南北街。在“十”字形的主街上再連接次要街巷,形成棋盤式的道路格局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518.jpg
相比于大多數寂寂無聲的老街,會澤老街充滿了商業活力和文化氣息。兩公里長的東西直街,雖然看上去有些陳舊,卻更凸顯出它的古樸與厚重。
銅匠街是當年會澤銅業繁榮的歷史見證,人以類聚,物以群分,匠人們相聚而居,以鍛打斑銅為生,便成了銅匠一條街。
豐樂街,蘊含豐衣足食、其樂融融之意。
義倉街是當年的貯備糧基地,每逢大災之年,便打開糧倉,賑濟災民,其名詮釋著以民為本、扶貧救困的執政理念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638.jpg

古城,青石高墻,巷陌深深。
在這里,你信步走進一條街道,就會翻動一頁歷史;隨處踩動一塊石頭,就會觸動一個朝代。
我時常穿梭于古城的巷道里,總想從古人的故事里走出來。
小巷狹窄悠長,拐彎抹角,四通八達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645.jpg

七彎八拐的巷子連綴著星羅棋布的古民居,依高就低,順勢而建,鄰里相連,唇齒相依,房與街齊,呼應顧盼,虛實藏露,隱約其間。平面布局極富變化的房舍,飄逸著一種古風。
走在古城,仿佛回到從前。
三道巷、二道巷、豐樂街,顯赫一時的“富人區”。豪商富賈,比屋而居;達官顯貴,連墻而集。恍惚中,你會看到這深宅高院里人們迎來送往、寒喧作揖,達官貴人們觥籌交錯,丫鬟、仆婦嬉笑喧鬧,身著高雅長裙的大家閨秀從你身旁飄然而過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650.jpg

銅匠街、豆芽街、魯機村,當時的“貧民窟”。尋常百姓家,雖然住房低矮、嘈雜、擁擠,倒也其樂融融。人們常常相聚一塊,拉拉琴弦,吊吊嗓子,在苦澀的日子里獲得一絲滿足和慰藉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656.jpg

古井里的水清澈依舊,汩汩流出的依然是遠古的遺韻;幽深的巷子曲折回旋,傳頌著的依然是回味悠長的古人故事……
古巷寬窄自然,曲直隨意,厚實的石板鋪設出剛勁的粗直,亦不失溫婉。
青石板路,引領著我探舊和追思的腳步,以別樣的方式追逐著古城的余音流韻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908.jpg
踏著用心血和睿智鋪就的石板路,分明是踏著祖輩的筋脈。不息的脈動,強勁的起搏,垂下眼瞼,腳下磨光了的青石板,跳躍著從來不曾塵封的記憶。
不經意間,拐進一間又一間的院落,拐進祖先的心臟,撞見幾百年前的苦辣甘甜、興衰榮辱。
會澤的巷道就是這樣,曲折得幽深,神奇得突兒,迷幻得唐突。

行走在會澤的老街小巷,耳畔不時響起:“梨花片片暗香飄,庭院深深燭影搖。小巷幽幽鎖春色,樓臺重重聚英豪。……” 這是著名的詞作家楊曉萍、曲作家黃田為會澤古城量身定做的一首歌曲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904.jpg

穿梭于承載著人文情結和文化歸屬的會澤古城,我們心中總會泛起歷史歲月的滄桑感,無端生出許多無奈和感嘆。我們在為逝去的歲月而感懷,為流失的輝煌而感嘆。昨天的歷史就留在那古城、街道、小巷的滄桑之間,不經意的一石半瓦之間。
微信圖片_20191017103912.jpg
今天的會澤縣城,形成了經渭分明的兩部分,二環路以上是依然滄桑著的古城,以下是不斷崛起的新城。古道小巷與寬闊的大道交織,粉墻黛瓦和別墅洋房相映,一邊散發著古老的氣息,一邊舞動著現代的探戈 …… 

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