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
首頁
>
農業特色
>
生態旅游
>
文化古跡

蜀漢古戰場諸葛山

發布時間:2019-10-11 14:49:59   來源:馬龍生活網   作者:   閱讀:(885)  
分享到: 0
諸葛山,位于曲靖市馬龍區舊縣街道東部8公里,襪度社區四旗田村與白塔社區紅軍哨村之間,馬龍河支流源頭之一,海拔2307米,是馬龍境內屈指可數的名山。

諸葛山,馬龍歷史上有一些記述,但不少史料已被毀。我先后3次參加馬龍區旅游資源調查,分別得到舊縣街道文化站、襪度社區工作人員、四旗田村民小組長的引領和講解,3次登臨諸葛山。諸葛山戰爭遺址遺跡清晰可見,諸葛山的故事廣為流傳,耳聞目睹中,我深深感知了蜀漢古戰場的諸葛山。
諸葛山源于三國時蜀國諸葛孔明征南,率西路大軍扎營此山,其山南半腰的馬草洼、山腳下的四旗田村,山北的諸葛龍潭、諸葛箐都因這一史實而得名。
三國時,南中是蜀漢的一部分,區域包括今天的云南、貴州和四川西南部。公元223年4月,劉備病逝,劉禪即位,改建興元年。那時的蜀國內憂外患:北有曹魏大軍虎視眈眈,東有孫吳荊州勁旅劍拔弩張;南中數郡先后叛亂,益州郡豪強雍闓、牂柯郡太守朱褒、越嶲郡叟王高定以及益州郡少數民族頭領孟獲相繼樹幟反蜀。
在這危難關頭,“千古人龍”諸葛亮審時度勢,鎮定自若。定立了:北抗曹魏、東和孫權、綢繆征南的正確策略。公元224年(建興二年)擴招兵馬,整訓軍隊。公元225年(建興三年)3月,他親任征南總指揮,統軍3萬,分兵三路。庲降都督李恢領中路軍,門下都督馬忠領東路軍,諸葛亮親率1.5萬余人的主力西路大軍,越僰道(今四川宜賓),達越嶲郡(今四川西昌)迅速滅了高定主力。5月渡瀘,進入益州郡,演繹了別具一格的“七擒七縱”的戰爭奇事。

關索嶺,諸葛亮與孟獲會盟之地
諸葛亮深知孟獲在益州有威信,深知撲滅后院之火還要不讓它再閃火星,才能集中精力北伐曹魏。于是便以“攻心為上,攻城為下,心戰為上,兵戰為下”的戰略謀劃戰術。在味縣(今曲靖市麒麟區)、銅瀨縣(今曲靖市馬龍區)等地,先后與孟獲的地方民族武裝7次交鋒,7次生擒孟獲,7次放歸孟獲。別開生面的七擒七縱,使孟獲及部下幡然警醒,再無戰心。孟獲誠服地對諸葛丞相說:“公,天威也,南人不復反矣。”從而,雙方訂立了盟約,在諸葛山西部(今馬龍區舊縣街道東村、西村后)關索嶺立下了會盟碑。
正是這“七擒七縱”的戰爭過程,產生了諸葛山等系列地名和傳奇。
諸葛亮于公元225年夏季率西路軍扎營銅瀨縣(馬龍區)諸葛山。
諸葛山雄偉挺拔,東南地勢高峻,若從此面攻山,毫無可能。西北略顯平緩,河水潺潺。半山有諸葛龍潭,龍潭與多條山溪匯集流入諸葛箐。諸葛龍潭,即蜀軍當年挖開的泉水井,諸葛箐即諸葛山林木蔽天的箐溝。扎營諸葛山的蜀軍每日從諸葛龍潭及諸葛箐中取水,供做飯和兵馬飲用。
唐代大詩人李白有“蜀道難,難于上青天”之詩句。平息南中叛亂,并讓孟獲為首的少數民族武裝心悅誠服,是“南撫夷越”的既定方針。完成目標前后需近1年時間,從成都供應糧草極不現實。于是諸葛丞相命令部分軍士,在山下屯田種糧。兵器有序置放,四面信號旗迎風招展。實施“有戰則兵,無戰則耕”,這也許是我國歷史上較早的軍屯了。四旗田村名由此生出。
西南是唯一一條逶迤蜿蜒的進山之路,設有兩個烽火臺。相距四旗田村2公里的進山之路西側,設第一道烽火臺。烽火臺下的山凹里,養著千余匹戰馬,后人取此地為“馬草洼”。第二道烽火臺設在進山的半山腰。山中稠櫟樹高聳云天,山茶、紅白大樹杜鵑隨處可見,大小倒掛刺、黃松梅緊密交叉纏繞,人難深入其中。

烽火臺東側的上山關口依陡峭的山峰而建,真可謂:一人當關,萬夫莫開。一旦有敵情,旗傳信號,田壩的消息迅疾通過烽火臺次第傳入大營中軍帳,時刻準備著的軍隊便會立即付諸行動。
唯有西南山邊從烽火臺可到達頂峰,一條順崖上延的鳥道羊腸之險徑,百丈懸崖邊還遺留人工鑲嵌的條石。上山頂時需揪樹枝抓藤蔓艱難攀爬。其間經過兩道林木蔽日繞山數百米的塹壕。


登上山頂,必然汗透全身。山頂現在長滿了1米多高的橡栗林,原2000余平方米的營盤,人工挖削平整的痕跡十分明顯。


山頂有一塊大沙石,平面約1.5平方米,供羽扇綸巾的諸葛丞相展開軍用地圖,胸有成竹,運籌帷幄。因而,四旗田及周邊村的人們名其石為“看圖石”。


整座山進可攻,退可守,當年就是一座功能完備的營寨。卓越的總指揮諸葛亮,選此山扎營,奇兵、疑兵、伏兵等數種戰術,被演繹得淋漓盡致。
今天站在當年的營盤中,林濤陣陣,清風習習,似乎塵心半空。俯瞰山下四旗田村,房屋似火柴盒,7米寬的油路若一條青白色的飄帶。眺望近水遠山,大有一覽眾山小,千里美景盡收眼底。尤其諸葛南山的40多臺大風車,如在眼前,是那么清晰,風車轉動的 “轟、轟、轟”聲有節奏地傳來……

諸葛山,這一征南的重要戰場和指揮所,歷史的滄桑走過了1793年。想當年,這古戰場上,成千上萬的將士,在諸葛丞相的指揮和調遣下,以旗傳信,屯田種糧,自給自足;身著盔衣盔甲,在山腳的四旗田壩子,在南面的諸葛南山(曾名扎營山),在西北的堆米山(傳說是蜀軍糧倉之地),在西面的關索嶺(傳說第七次擒孟獲之地)的無數山間溝壑,平壩曠野,與孟獲的地方武裝多次激烈博弈。他們攻山奪地、飛馬奔襲,軍旗搖曳,人喊馬嘶、刀箭翻飛,是多么的壯美和慘烈。

公元225年秋末,征南戰役完美收官,南中平定,孟獲歸順。今天,千年諸葛山,民間留下了無數征南的故事和傳說,諸葛山也成為當年以后,馬龍及周邊縣市知名的蜀漢古戰場。

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